民间借贷隐患丛生引担忧

  • A+
所属分类:债券融资

李建:宏观基本面决定债市方向

李建有着多年的银行间市场交易经验,尤其是在2011至2012年债券市场最复杂多变的时候,精准地把握住了债市投资时机。  我国经济与通胀增速相继见顶回落,随后又在货币政策明显放松后触底企稳,期间债券市场利率债与信用债收益率先后自高...

  在经济回暖尚不明确,民间借贷利率上升,以及房地产和采矿业市场持续萎靡等情况下,民间金融市场风险敞口将进一步放大,有可能危及区域金融生态,压缩实体经济融资空间,损害群众利益引发大量信访群访问题,影响社会治安。

  有着民间借贷利率风向标之称的“温州指数”今年二季度报告显示,受部分企业陷入担保链困境等因素影响,综合利率环比略有上升;因企业出险隐患依然较大,预计下半年民间融资综合利率可能有所回升。
                 民间借贷隐患丛生引担忧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 或将走出经济困局

2014年后全球外汇市场日交易量日益减少,与之前2013年全球外汇市场日平均交易量突破5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在近几年是罕见的。一直交易很活跃的国际金融市场(包括外汇市场、大宗商品市场、能源市场)都呈现窄幅震荡、低...

  部分受访人士认为,在经济回暖尚不明确,民间借贷利率上升,以及房地产和采矿业市场持续萎靡等情况下,民营企业融资压力将持续加剧,导致民间借贷违约、坏账等问题持续高发,民间金融市场风险敞口将进一步放大,至少带来三方面隐患:

  一是传导金融风险,形成恶性循环。湖北一家金融机构4月份调查发现,103户风险贷款客户中,涉及民间高息借贷27户,民间借贷金额高达36亿元,远超这些企业在银行的贷款余额。金融监管部门表示,现在大部分企业都是银行贷款与民间借贷两头融资,任由民间借贷风险继续暴露,大批出险企业倒闭后,即便拥有偿债能力也优先偿还利息高的民间借贷,必然导致金融系统的不良贷款攀高,形成恶性循环危及区域金融生态。

  二是冲击实体经济,加剧市场恐慌。广西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负责人表示,近期一些企业家不堪高利贷重压纷纷跑路,加之市场各类真假传闻四起,使银行和供货商“草木皆兵”。银行为控制风险不愿续贷,正需金融输血的实体经济行业融资空间被进一步压缩,甚至出现集中债务挤兑。

  三是群众利益受损,影响社会稳定。多位公安机关一线办案人员表示,当前民间借贷中存在大量非法集资等违法行为,涉及人数多,集资对象缺乏对“高收益代表高风险”的认识,一旦民间借贷崩盘,往往引发大量信访群访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民间借贷中,不少公务员、企事业单位职工参与其中,他们虽然不直接出面,却能够掌握很多案件尚在处置过程中的信息,煽动力与破坏性更强,不利于社会稳定和债务化解。

  监管缺位市场混乱 地下运转隐患丛生

  西南财经大学等研究机构近期公布报告显示,去年我国民间金融市场规模超过5万亿元。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规模庞大的民间融资,能有效满足市场多层次资金需求,助推民营经济快速发展。同时因监管主体缺位和机制不完善,民间借贷长期“地下运转”风险丛生。

  福建省高级法院民二庭法官刘炳荣说,民间借贷已成为我国金融市场中重要组成部分,但相关法律长期空白,社会各界对民间借贷行为的合法与非法等问题看法各异。“浙江吴英非法集资”等案件引发公众巨大争议,凸显立法明确民间借贷法律边界、健全监管机制体系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民间金融监管缺位现象也屡遭社会质疑。受访专家表示,当前民间融资多头监管和监管缺位问题较为突出,比如小额贷款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由各地金融办监管,投资公司和中介机构归工商部门管理,而典当行由商务部门监管。董登新说,多头分散管理使监管长期缺位,担保、中介、小贷等机构纷纷“不务正业”,违规吸存放贷。

  部分民间放贷者和融资中介机构反映,当前民间借贷市场较为混乱,信用和债务情况缺乏查询渠道,加上准入和退出等机制欠缺,导致民间借贷长期游离在灰色地带。湖南省一位长期放贷的“资金掮客”认为,由于很难了解借款人的债务和经营情况,放贷时只能通过大幅提高利率来弥补风险。

  此外,经历2011年的民间借贷危机后,浙江温州和福建泉州等地展开金融综合改革试验,探索民间借贷登记备案,出现的新问题也值得引起重视。去年底建立的福建晋江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目前累计登记借贷业务351笔,总金额达7.5亿元。服务中心主任林霖强说,晋江民间融资总额每年超千亿元,目前登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民间借贷登记中心登记的融资要受“最高利息不得超过银行同期存款4倍”限制,远低于地下钱庄、担保公司的借款利率,一些投资者为追求高利,不愿前往登记。此外,一些借款人表示支持借贷登记,但考虑借款信息公开后,银行会要求还贷,出借人也担心利息收入需交个税,登记积极性不高,影响借贷登记服务推广。

  广西、福建、湖北等地眼下民间融资风险呈现集资方式隐蔽、涉及金额较大、跨区蔓延加快等特点。部分专家认为,政府应完善监管机制,从引导企业自救积极化解债务,展开排查整顿入手,立法明确民间借贷法律边界,进一步完善民间金融监管体系,推动民间资本市场“阳光化”运行。

  集资金额放大手法隐蔽

  近期部分地区民间融资风险集中爆发,在借贷形式、资金规模、波及范围等方面都出现一些新特点,需引起关注。

  ——集资隐蔽发现难。因深陷民间借贷而停业的湖南冷水江金鹰集团,清查债务时才发现企业违规开设有内部银行,通过员工及其亲属大肆揽储;湖北、河南等地农业合作社,以饲料预付款等名义向农民大量集资;还有不少资不抵债的企业,靠虚假报表骗取银行大额信贷,放大金融风险。

  福建省高院副院长林卫里、柳州银监分局局长熊小军等人介绍,眼下大量非法集资等违规借贷行为,往往披着投资、理财等合法“外衣”,企业的资产负债、现金流账目做得“完美无缺”,手法隐蔽欺骗性强,日常监管很难发现,等到暴露时资金池已形成规模,大量资金被转移,能追回的损失很少。

  ——违规借贷金额高。近期一系列民间借贷集资案,涉案金额轻易上亿甚至数十亿元。湖南湘潭县近期被批捕的41岁男子朱佰光,仅以投资当地沿江风光带等工程项目为由,就集资诈骗3.6亿元;广西正菱集团涉及非法集资金额超过30亿元。

  不少办案人员表示,由于民间融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民间借贷单笔金额“水涨船高”。还有些小额贷款公司和农民合作社,以相对较低的利息吸储后,再高息放贷给大中企业,形成借贷金字塔结构,导致集资金额不断放大,债权结构十分复杂。

  ——信用风险蔓延广。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眼下民间借贷已从以往的熟人亲友担保借贷,拓宽到陌生人之间的经营性融资,加上跨地区、跨行业之间的民间融资增多,使民间借贷信用风险从小微企业向大中型企业蔓延,从产能过剩行业向上下游企业蔓延,从风险已经集中显现地区向其他地区蔓延的特征十分明显。

  完善监管拓宽融资渠道

  面对民间借贷风险暴露扩大趋势,业内人士认为,各地应尽快开展民间借贷风险专项清理整顿,在明确民间借贷合法边界的基础上,改变现有计划性监管方式,引导监管市场化,多管齐下构建完善的民间金融监管体系,加速民间借贷市场在阳光下运营。

  首先,化解与排查并重,遏制风险蔓延。部分省区的金融办负责人表示,对已出现老板跑路或资不抵债的企业,应迅速组织理清出险账目和债务关系,支持企业积极重组和引进投资进行自救,化解债务危机挺过难关;或展开资产清算进入破产程序,引导债权人采取司法渠道合理追偿。

    首先,各地应尽快开展民间借贷风险专项清理整顿,排查民间金融机构业务和高负债企业经营状况,及时对超范围经营的担保中介机构,进行取缔或追究司法责任。

  其次,完善民间金融监管体系,推动地下融资阳光化。不少专家认为,民间借贷市场“宜疏不宜堵”,应在鼓励各地制定地方性法规,明确民间借贷合法边界的基础上,改变现有计划性监管方式,引导监管市场化;试点明确民间金融监管主体和责任,并尽快完善市场准入、登记备案、信息披露、信用征集、退出机制等一系列配套体系,加速民间借贷市场在阳光下运营。

  最后,畅通民间金融出口,拓宽企业融资渠道。部分受访人士建议,在国家逐步放宽民资准入领域的同时,引导民间资金以合法的私募基金等形式进入获取回报,避免风险聚集在房地产等少数领域;鼓励中小企业以入股等方式使用民间资金,降低对间接融资的过度依赖;加强宣传教育和风险提示,倡导形成责任主体和投资人各自承担责任和风险的投资理念,改变政府长期“兜底”的风险处置模式。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邯郸楼市现危机

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主要波及范围在2、3线以及一众楼市提高GDP的城市。河北邯郸这个三线城市便是其中之一。近期,邯郸部分房企资金链断裂,引发连锁反应—众多开发商跑路、几十个楼盘出现停工。  由于银行对房地产贷款的收紧,邯郸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