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产负债表里的一个例外

  • A+
所属分类:债券融资

重庆国资企业改革成果“丰硕”

今年五月,重庆发布《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意见》,对重庆国资国企改革作出系统安排。据了解,重庆市国有资产总额已达1.8万亿元,2013年市属40户国有重点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3709亿元,经营利润250亿...

    中国的银行存款或M2与GDP之比的上升经常被用来衡量中国杠杆率上升和潜在金融风险的指标。中国资产负债表有一项例外。截至今年9月底,政府机关团体(不包括国有企业)共持有约18.3万亿元的银行存款,约相当于GDP的30%。

中国资产负债表里的一个例外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到底是什么?

李克强总理和众多企业大佬不遗余力的海外推销终于有了回报。由中国铁建牵头的国际联合体中标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高速铁路项目,中国高铁实现了首次“走出去”。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姚枝仲测算,亚投行资本金10...

    这可有些不正常,不仅如此,这些政府部门的银行存款近年来以每年近20%的速度增长,占M2的比重持续上升。同时,政府在央行持有的现金从2012年底的2.4万亿元增加至今年9月底的4.1万亿元,相当于GDP的6.9%,27%的当年财政开支。与之相比,美国财政部在美联储仅持有约1180亿美元的现金(3.4%当年开支)。

中国资产负债表里的一个例外

   但与此同时,近年来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债务也不断上升。各种估算显示,此类债务占GDP的比重介于150%-180%之间。似乎中国的政府部门(包括各类事业单位)一直在以6%以上的利率融资,然后将借来的钱以不到3%的收益率存回银行,而此类存款规模高达22万亿元左右,相当于GDP的37%。

  上述发现引出几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1. 这些存款具体归属于哪些政府机构?在名义GDP增速低于10%且M2增速仅为13%左右的情况下,这些政府机构的银行存款为何会以接近20%的速度增长?

  2. 融资成本高于6%而收益率不到3%的“负利差”显然是没有效率且不可持续的。

  3.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国有或私人企业,这些事业单位所获取的“盈利”似乎并不通过纳税、分红或再投资等渠道回流到实体经济。这些事业单位的边际消费(或投资)倾向显然低于消费者或企业。因此,如果政府将这些“收入”重新分配给消费者或企业应有助于促进更高效率的经济增长。

  4. 此外,如果政府主动改善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利用其现金存款来偿还债务或增加企业股本,这不但能够大幅降低中国的杠杆率,而且还可以避免过度紧缩的货币政策拖累整体经济增长或损害企业部门。

  政府是否能利用其低收益的储蓄存款来打破这一僵局并让股市恢复健康?我们认为政府当然有这个能力而且曾经有过经验。

  2004年中国政府就曾动用其4,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约800亿美元向大型国有银行进行股权注资。与十年前相比,政府如今拥有的巨额储蓄为中国经济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来应对结构调整面临的阵痛和消化前期刺激政策的后遗症。

    但在政府降低自己的储蓄之前,中国经济仍将继续承担显著的机会成本。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电企监管方式改变 深圳成电价改革试点

昨天本应是国家电网召开“两交一直”特高压工程启动动员大会的日子。但是国家发改委傍晚突然挂网的一份文件,成为了今天电力领域的最大新闻。 一直以来,电改都被视为中国各项重大改革中最难啃的骨头之一。 这份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