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中国不会爆发金融危机

  • A+
所属分类:债券融资

    卸任美联储主席一职后,身为经济学家的伯南克,更乐于分享其对全球经济的看法。

    6月2日在香港出席活动时,伯南克指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可能给美国带来一定影响,但美国经济将持续复苏;欧洲经济将面临最大挑战,欧洲各国需要就希腊债务问题做出妥协让步;中国经济面临影子银行等挑战,但现在的经济调整正处于正确的方向上。

    投资者此前普遍预期美联储会在今年9月加息。但最近经济数据令人失望,投资者认为,美联储9月加息的可能性已经从30%降至18%。伯南克认为今年一季度数据略差,存在一些特殊原因,但对于美国经济持续复苏仍然持乐观态度,他预计未来3至5年,美国经济增速会更平缓,低于战后初期的90年代,通胀率会低于美联储的目标2%,利率也将维持在低位,长期利率可能比现在略高,但仍处于历史低位。

    对于中国经济,伯南克同样持乐观态度。“中国还面临银行业坏账、影子银行、房地产、股市等一系列问题,但中国目前面对的最主要问题是在未来十年内逐步转变经济增长模式,而中国政府已经展示出他们处理这种难题的能力。”伯南克表示。

    美国持续复苏,欧洲挑战巨大

    伯南克认为,未来,美国经济主要依赖于家庭消费支出,目前,美国家庭消费支出状况良好,人们的财富已经超过危机前的高点,就业创造也为拉动家庭收入增长,同时,油气价格降低,消费信心提升。

    “总体来说,我们可以预期消费会继续增加,对经济形成支撑作用,住房市场虽然尚未复苏,但也在逐渐好转,将成为另一股支撑力量。”伯南克表示。

    全球经济放缓、美元走强,也给美国经济复苏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伯南克坦言,美国的制造业明显削弱,出口受到影响,反映出美国也会受到全球增速放缓的影响,但美国经济内部有很多推动经济发展的力量,会有更多就业机会被创造出来,美国有不止一个引擎带动经济复苏。

    同样,美元走强也会带来风险,包括欧洲和其他主要出口市场都会受到影响,但美国作为一个庞大的经济体,抵御这一风险的能力更强。伯南克认为,美元走强也会给美国经济带来正面影响,美国正开始成为全球能源成产国,这对经济和就业都带来推动作用,希望明年能有机会出口部分多余的能源产出。

    与战后初期的90年代相比,伯南克认为,未来3至5年美国经济增速会更平缓。“过去几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的部分原因是金融危机本身,创业公司、风险投资等减少,投资更加谨慎,这些都与金融危机的经历有关,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研发投资力度增大,未来会看到经济更强,”伯南克指出,但同时人口老化等问题会对经济带来拖累,经济增速难以复制战后初期水平。

    他认为短期内难以判断信息科技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总体比较平稳。通胀水平会低于美联储的目标2%,由于通胀率和经济增幅都较低,利率也会比过去更低,长期利率预计会比现在的水平略高,但将处于历史低点。

    谈及欧洲经济,伯南克认为,反映滞后的货币政策和过于紧缩的财政政策拖累了欧洲经济的复苏进度。

    “货币政策,像货币宽松政策的推出需要很长时间,解决政治和法律方面的反对意见,”伯南克指出,而施行后看到效果又需要经历一段时间。反映相对迅速的美国在推行量化宽松政策后,在经济增长方面与欧洲拉开巨大距离。美国的经济产出已经超过危机前的高点,而欧洲比其危机前高点仍低2%。

    另一方面,欧洲国家过紧的财政政策也对经济复苏造成伤害。伯南克认为,虽然希腊之类的国家别无选择,但德国等国本可以做得更好,“现在德国是全球贸易顺差最大的国家,顺差额占GDP的8%,也就是说,基本上整个德国都没有购买自己国家或者外国的产品来帮助经济复苏。”

    欧洲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希腊问题不断扩散,伯南克认为,欧洲各国应当明白希腊没法完全偿付债务,各国需要做出某些妥协让步。

    中国不会爆发金融危机

    “随着中国经济整体规模不断扩大,不可能一直保持10%左右的增长率,经济放缓不可避免。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经济放缓不同于发达经济体由于货币财政政策导致的经济减速,而是由于中国改变增长模式所致。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伯南克指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工业化、基建、出口,随着经济规模到达某一水平,原有的经济增长模式无法持续,必须转向内需和消费拉动型经济结构。

    在新的增长模式下,伯南克认为,中国政府需要做的是营造良好的经济发展环境,即通过建立良好的制度架构来鼓励民营经济。而现在,中国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当下的发展还仅仅是开头。

    在这个重要的转变过程中,中国也面临包括银行坏账、影子银行等一系列问题,但中国政府已经展示出其处理这些难题的能力。

    对于市场担忧中国金融改革进展略显保守,伯南克表示,过去十多年的经验和教训显示,金融改革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如果过于激进或者顺序错误的话,可能会引发各种问题,严重的如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因此,中国政府在金融改革上采取相对谨慎,逐步推进的做法是可取的。

    他认为,未来5至10年里,香港将在中国金融改革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香港就像一个气压过渡舱,连接中国经济与外部市场,同时避免对中国内地经济带来负面冲击。”

    “我不认为中国会发生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已经充分意识到目前其银行体系存在的问题,也有足够的资源来应对、解决问题,中国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以及庞大的财政资源。”他指出。

    同时,伯南克认为中国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应提供更好的社会保障及养老保障,令人们有更强的消费动力,环保议题也值得关注,随着生活水平的改善,人们会要求有更干净的水和空气。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