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债市九天蒸发4300亿美元

  • A+
所属分类:债券融资

    自金融危机以来,在避险需求以及各国央行大开“印钞机”导致流动性异常充足的情况下,全球债券市场长期受到投资者追捧。但近期,以欧债为首的各国债市不约而同的开启了“清仓”模式,收益率全线飙升。仅过去不到两周时间,全球债市蒸发资金4300亿美元,不禁让人产生疑问,6年的债券牛市是否已走到尽头?

    “我并不认为债券牛市到头了,抛售只是短期现象,背后的真正原因或是大佬们一场有预谋的做空策略,强行平仓导致的结果。目前全球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大幅好转,国债依然具有吸引力,近期收益率的飙升缺乏支撑。任何交易当做多的头寸上太过拥挤时,一旦出现做空,反抽力度会非常大,但这一现象不会持续太久,随着债券价格吸引力的上升,投资者入市再次拉低收益率。” 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周浩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对于欧债收益率的飙升,瑞银财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资总监马克?海菲尔(Mark Haefele)则认为,近期欧元区一系列经济指标确实有所改善。零售销售、借贷和商业信心均在复苏。“欧债收益率急速上行意味着经济的这种强劲势头可能已开始反映到固定收益与外汇市场,而不仅体现在股市。”

    全球债市现抛售大潮

    进入5月份以来,投资者加速抛售国债,全球国债收益率一路飙升,仅4月27日到5月5日期间,全球债市已蒸发4300亿美元。其中尤其欧洲债市为“重灾区”,4月29日,欧债遭遇大幅清仓,一天之内550亿欧元规模的债券市值被蒸发。

    其实,国债的抛售潮已持续一段时间。根据美林美银的数据,截至4月27日,全球国债市场平均收益率已经上涨18个基点,至1.53%,创2013年6月以来最大涨幅。

    过去两周,全球主要经济体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录得较为明显的上涨。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欧元区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0.08%上扬至0.51%。

    自欧洲央行实施量化宽松政策(QE)以来,曾一度出现负值的国债收益率终于“转正”。5月7日,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0.682%,高于今年3月9日欧洲央行QE推出前的峰值;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315%,一周时间上涨45.2个基点;法国也毫不逊色,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802%,上涨47.8个基点。

    “过去两周,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大幅攀升,相当于抹平了过去25年的收益。”美银美林债券策略师汉斯?米克尔森(Hans Mikkelsen)在研报中表示。

    除欧元区外,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以及日本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出现上扬。5月7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为2.243%,一周内上涨28.1个基点,创近3个月新高。昨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连续第九个交易日上涨,成为2012年3月份“九连阳”以来的最长上涨周期。30年期美债收益率为2.993%,依然远高于欧元区以及日本同期国债。

    在全球主要债市出现抛售大潮之际,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5月6日警告称,美联储开始加息之后,债券收益率可能跃升至更高水平。“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债券大王”格罗斯(Bill Gross)也于近日纷纷表示,美国国债市场超级牛市即将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政府已在大量减持美债。根据美国财政部数据,中国2月再度减持154亿美元美国国债,这已经是中国连续第6个月减持美国国债。过去1年,中国净减持492亿美元美国国债,不再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大幅抛售究竟为何?

    目前,市场上对于近两周全球债券被大幅减持的主流观点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经济数据向好,投资者对于国债的依赖性下降,同时油价上涨推高了市场对于长期通胀预期,继而驱动债券抛售。

    贝莱德(BlackRock)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柯思特(Russ Koesterich)表示,"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是由更高的通胀预期驱动的。油价上涨、欧洲经济增长改善和欧洲通胀呈现企稳迹象,似乎都让投资者减少了对通缩前景的担忧。"

    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自今年1月跌至约每桶45美元以来,目前已突破每桶68美元,累计上涨超50%。

    此外,债市走势或受到经济数据向好的影响。4月份,欧元区通胀数据终于结束连续4月的下跌,欧元区一季度M3货币总量同比上涨4.1%,创2009年以来最大涨幅,预示经济活动有望回暖。

    与欧元区经济向好形成反差的是,美国近期经济表现并不理想。“美国今年1季度经济增长情况令人失望,增速意外下滑至3年来的低位。瑞银已将2015年美国GDP增长预测值从2.8%下调至2.3%。连锁效应已引发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今年更晚时候才开始加息。”马克?海菲尔说道。

    而招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刘东亮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认为,即使美联储加息,预计对于美债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美国加息预期增强,整体来说美债收益率肯定会上行,美债的需求来自美国国内投资者以及海外投资者,相较而言,美国国内投资者为购债的主力,这部分投资者来自于美国国内的养老基金、医疗保险等,购债更多出于避险的原因,因此即使加息后影响也不会太大。”

    周浩也对本报记者表示,只要各国货币政策仍然保持宽松,资金依然有配置债券的需求,“目前很多资金是没有地方去的”。

    对于短期内全球范围内债券的抛售,另一种解释或许更有根据,那就是金融大鳄的故意做空。

    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是典型的羊群效应,当大佬开始抛债,很多投资者都跟着抛,所谓的追涨杀跌!”在债券价格下跌的时候卖出,再以更低的价格买回来,以获取价格下跌的收益。

    事实上,大佬们对于债市这块“肥肉”早已垂涎欲滴。此前在德国部分国债收益率跌为负值后,无论是新债王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还是老债王格罗斯(Bill Gross),都将德国国债视为千载难逢的做空对象。格罗斯更是形容10年期德国国债是“一生难得一次的做空机会”。

    “欧洲国债近零甚至为负的收益率展示了投资泡沫,这甚至让16年前纳斯达克的泡沫相形见绌。记住我的话,在某个时点,我会因为做空这些债券而致富。这个时点或许很快就会到来。”空头投资基金Seabreeze Partners Management的主管卡斯(Doug Kass)说道。

    但即使本轮全球债市收益率的飙升只是由行业大佬的大幅抛售套利导致的短期现象,周浩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一波债券收益率被普遍拉高后,如果再掉下来,以后的反弹力度会越来越小,像黄金一样。”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